馬季之子馬東:父親去世16年,獨留母親一人,我選擇與父親和解

哐哐一頓發 2023/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說起近些年收視率最高的綜藝,必然少不了愛奇藝獨播的《奇葩說》,除了節目組請來的辯手帶來的精彩表現,讓人難以忽視的還有主持人馬東的精彩發言總結, 也因此被觀眾們稱為「被主持耽誤的優秀辯手」。

說起他的好口才完全是遺傳了父親馬季,中國著名的相聲演員,曾連續多年登上春晚,卻在2006年因病逝世,享年72歲,他的去世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沉痛和打擊,如今過去16年了,他的妻子于波過的如何?

1934年,馬季出生在北京的一個普通家庭,家人給他取名為馬槐樹,是一種樹的名字,聽起來雖然有些隨便,但是為了好養活就取了這個名字。

男孩子天生活潑好動,他從小就是孩子堆里的「小霸王」,整天帶著一群孩子四處玩,也因此闖了不少的禍。

但同時他也是父母最貼心的兒子,看著父母每天早出晚歸擺攤十分辛苦,小學就開始動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在街頭叫賣冰核補貼家用,每天回到家捧著自己辛苦掙來的錢像珍寶似的獻給父母,從來不偷藏一分錢。

賣冰核時他偶爾也會偷個懶,跑去常連安開的啟明茶社去蹭相聲聽,聽的那叫一個入迷,自己私底下還會琢磨相聲的節奏和台詞,這大概是他童年時唯一的愛好了。

奈何13歲時家道中落,父親因病去世,母親只能孤身一人承擔起家庭的重任,一天要打好幾份工,但還是經常吃不飽穿不暖,作為家里的兒子,父親不在了,他就是這個家的依靠,于是輟學去了上海打工。

在上海宏德織造廠的日子,可以說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做不完還會被師傅罵,每個月的工資他只會留一點生活費,其余的全都寄回家里,只為了讓母親不那麼辛苦。

他唯一的救贖大概就是自己攢錢買的收音機了,每當自己筋疲力盡撐不下去時,他都會拿出收音機放一段相聲,作為支撐自己的力量。

後來日子慢慢變好,他靠著自己在上海打工獲得的見識和閱歷成功考入北京市新華書店,成為一名賣書員,再也不用和家人兩地分居了。

忙碌的銷售生活沒能磨滅他的愛好,每個周六去茶社聽相聲,幾乎是雷打不動的規定,在這里也結識了不少和他志同道合的伙伴,經常聚在一起探討相聲,甚至還將自己寫的相聲搬上了新華書店的聯歡晚會上。

20歲的他自編了相聲《偉大的祖國》亮相在北京市輕工業公會的文藝演出上,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如此大型的活動,本來這會是大顯身手的一次機會,奈何卻因內容平平沒得到什麼反響,這讓他懊惱了許久。

為了學好相聲,他不再一個人瞎琢磨了,而是將空閑時間都拿出來求師學藝,學會從生活中取材才能引起大眾的共鳴,後來還加入了工人業余藝術團。

兩年的時間足夠沉淀這個年輕人了,在北京市工人業務曲藝觀摩會表演了由劉寶瑞、郭全寶指導的相聲《找對象》,本以為會跟上次一樣反響平平,誰知一登台就逗的觀眾哈哈大笑,結束時掌聲更是響徹全場,也因此獲得了一等獎。

一等獎的榮譽讓他成功進入全國職工業余曲藝觀摩演出會,代表整個北京賽區參加,肩上可是背負了不小的重擔,一部《都不怨我》將郵差工人怠于工作的情形表現的淋漓盡致,引得觀眾頻繁稱贊,成功奪得冠軍。

同時被知名相聲演員侯寶林看中,認為他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經過一番培育必定大有成就 ,強烈邀請他加入中央廣播文工團說唱團,後來還為他改名馬季,足以看出對他的重視。

正式成為一名相聲演員的他一開始也有些過于心急想要做出一番成就來,就開始盲目模仿師父侯寶林的風格,創作出的劇本也有些照葫蘆畫瓢,也因此被團里的領導多次批評。

侯寶林也多次找他談話,讓他多聽多看多學,要有自己的風格,而不是一直被人冠著侯寶林徒弟的名頭, 這段時間可以說是他最迷茫的時期了,尤其是看著團里其他人紛紛推出不少好劇本,而他卻遲遲沒有靈感。

沉下心調整一段時間后,終于推出了自己的處女作《打籃球》,後來還創作和表演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成為一名小有名氣的相聲演員。

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也邂逅了自己的愛情。

在鐵道文工團團長焦乃積的介紹下,他和文藝兵于波相識,一開始她聽說要和馬季相親可是一萬個不情愿,一是因馬季年紀較大,二是馬季長的不好看,還是為了不駁焦乃積的面子才勉強答應見一面。

反觀馬季得知自己要相親,可是把家里壓箱底的衣服拿出來了,還專門去理了發讓自己顯得精神些,還專門挑了于波喜歡的館子見面。

兩人第一次見面,于波本打算吃了飯就走,誰知在馬季看上去不起眼的外表下有一顆幽默有趣的心,講述了自己不少創作相聲的趣事,逗的她笑得合不攏嘴。

同時她也發現馬季是個內心十分細膩的人,才吃了一次飯就知道她的口味和喜歡吃什麼菜了,試問有哪個女人不想被捧在手心里呵護呢?

就這樣她摒棄了一開始的成見接受了他,沒過多久就在親戚朋友的祝福下結了婚,本以為將會就此過上幸福安穩的生活,誰知特殊的時代來臨,他被迫離開妻子下鄉。

而此時的于波正懷著孕,只能自己照顧自己,就連生產那天,他也沒能回家看一眼自己剛剛出生的兒子馬東。

馬東自小由于波帶大,而他因為無法回家缺席了兒子的童年,導致兒子和他的關系一直不好,這也一直是他心里的一個遺憾。

後來特殊年代過去,他才得以再次回到北京,一家人就此團聚,等待許久的于波終于等到了丈夫的歸家,兩人的感情并沒有因分離而消散,反而愈發濃厚。

他的名氣也越來越大,相繼推出了不少的好作品,在全國各地演出推廣中國相聲,同時,他開始思考將相聲由聽覺藝術轉變為視覺藝術。

1983年,他帶著改造過后的相聲登上了春晚的舞台,這也是相聲第一次在春晚亮相,同時他也是春晚的主持人。

據馬東回憶,父親為了準備春晚,連續幾個月沒有回家,黑眼圈也十分明顯,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去看望父親時,房間里滿是煙味和寫廢料的紙。

因83年春晚的成功舉辦,相聲也受到了觀眾們的一致好評,連續多年受邀參加春晚,相聲也在他的推動下成了春晚的常駐節目,他可以說是相聲和春晚不折不扣的媒人了。

後來因長期的勞累創作倒在了病床上,被診斷出有冠心病,醫生勸他要多休息,而他一出院又將自己關在了書房里沒日沒夜的創作,于波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她知道這是丈夫一生的追求,只能在一旁默默的陪伴。

1996年,這是他拖著疲憊的身軀最后一次參加春晚,表演的相聲《老少樂》直到現在仍是觀眾心目中的經典。

為相聲奉獻了大半輩子的他終于在2004年宣布隱退,還做了最后的告別演出,不少粉絲揮淚告別,將最后的掌聲獻給了他。

本以為他好不容易想通了打算回家頤養天年,順便陪陪妻子于波去實現年輕時未實現的承諾,誰曾想兩年的時間老天爺就帶走了他,2006年12月20日因突發心臟病搶救無效而宣告死亡,此消息一出讓不少人惋惜不已。

兒子馬東含淚主持完了全程,并號召大家一起用掌聲為他送行,此刻他對父親多年的怨恨煙消云散。

馬季從來不是一個慈父,因自小經歷坎坷對他也是十分嚴厲,出國讀書時他也是要靠自己去餐館端盤子才能掙來生活費,完全沒有享受到星二代應由的待遇。

後來進入電視台成為了一名主持人,馬季也從未給他鋪過路,圈里的不少人都調侃「這對父子是同圈卻互不理睬」,也因此很少有觀眾知道他是馬季的兒子。

現如今他和父親一樣靠著自己的努力一路過關斬將,先加盟愛奇藝創辦了《奇葩說》等爆火的節目,后創辦了米未傳媒,預計估值十個億。

而于波在馬季死后也并沒有選擇跟著兒子生活,而是一個人繼續留在她和馬季生活多年的房子里,因為她相信馬季只是換了個方式陪伴著她,至今沒有再嫁,不得不讓人羨慕兩人的感情之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